墨记 为什么说知识付费是个伪需求?
9个月前
1732 3
+1
分享 收藏
为什么说知识付费是个伪需求?
编者按:
知识付费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风靡,知乎、分答、在行、得到为代表的公司一时风靡。知乎自去年底推出知乎live,融了D轮大笔美金之后,一边开始加大知乎社区的广告投放力度,另一边开始向资本市场讲述搭建知识市场的新故事。 果壳的十三叔从2014年搭乘在线教育之风的MOOC学院,到2015年的在行,到2016年的分答,一如既往地一年一个热点产品。2017年过半,分答也一如它的两任前辈那样逐渐失宠于大众。 知识付费缘何而起,又将去往何处,是真风口,还是伪需求。


注:以下全文是2017年7月8日我在一个线下沙龙上的分享的语音整理稿

原载:大树Steve(mojijingdu)

原题:墨加科技创始人姚树奇:随时随地,让知识对任何人触手可及

大家好,主办方给我的话题是新技术驱动下的在线教育与知识付费,我很喜欢这个主题。 从2014年以来,我陆续写过几篇这方面这方面的文章,《教育已死,学习永生》《为什么我也在逃离知乎》《果壳之后,形色匆匆》,分别在不同的阶段阐述了我对新技术之于传统教育以及知识运作体系变革的一些思考,也被很多像彭博社、芥末堆、阑夕等等一些中外媒体转载。 昨天从杭州回来的飞机上(7月7日)匆匆忙忙准备了一份ppt,自去年底以来,今天来讲,应该是把过去一年半的一些实践和新的思考做个新的总结,分享给大家。

今年,正好是我毕业6年整。我是2011年本科毕业,历史专业,毕业之后做的是金融方面的工作,在海航做投资分析师,新东方二期的管培生,Inditex做过MD品牌的Section Manager,在PICC也做过sales方面的工作,后来创业,自己学编程。

所以我脑子里的知识结构,文史哲看家专业不说了,金融、零售,时装,技术,公司经营,融资,团队,市场…脑子里的知识结构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在学校里面十几年受教育的知识结构。所以2014年的时候我写了那篇《教育已死,学习永生》的文章,算是第一次系统反思整个传统教育体系出现的困境。

去年底以来,知识付费把整个知识服务产业的发展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关注度,加之过去三四年来忽冷忽热的在线教育,都在持续性地让我们每一个致力于通过应用新技术,创造新模式优化人们知识服务方式的从业者思考,未来到底在哪,在线教育有没有出路,知识付费是个真需求,还是伪命题…

我想要搞清楚这些,还是和大家一起回顾下历史。


教育并非自古如此

教育其实并非自古如此,像今天这样。我看在座的朋友年龄可能都差不太多,应该都是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么一路过来的,而我们习以为常的这一套教育体系,可能总共加起来在世界历史上两百年还不到,在中国可能一百年历史都不到。

我给大家讲讲世界历史,其实在工业革命之前,并不是这样结构的教育。工业革命之前是作坊式的、柏拉图式的学院,这并不是教育的概念,它更多的是一个知识的传递,是一个经验的传授,是一个能力的养成以及思维方式的培养,这种“教育”方式在历史上持续了不下上万年。

  • 工业革命的需要

工业革命之后,原来大部分都是小作坊的手工业主,工厂出来之后,就需要批量的生产,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批量的标准化的工人。而传统的作坊立马就倒闭了,因为工厂生产出来的东西又便宜,量又大,所以大部分作坊就倒闭了,倒闭的结果就是大量的手工业者陆续都跑到城市里,那个时候的城市可不像今天这样,时不时地从楼上泼下一盆洗脚水,马路上净是马粪和生活垃圾。

  • 普鲁士的战败

19世纪初期的时候,普鲁士和拿破仑打仗,普鲁士被打败了,很憋屈,于是普鲁士国王就把全普鲁士最牛的学者和教育领域的牛人,聚到一起说你们要改变普鲁士的国民素质。所以他们做了一件事情:把当时整个工业革命积累下来的一些专业技能、理论做了一个总结,分门别类建构了学科体系,切成碎片,然后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到大学。那个时候学制和今天还不完全一样,但整个工业革命时代的教育体系自此奠基,基本可以保证一个人到了适龄,就可以接受到一个系统的教育。就好像机器降低了传统的作坊纺织布匹的成本提高了效率和产量一样,教育开始逐渐变得让更多普通人也可以接收得到。

  • 从德国席卷欧美的新型教育体系

在7、8岁的时候,把你丢到学校里面,保证在你20出头的时候至少有一技之长,所以大家知道德国的职业教育到今天也是非常棒的。这使得普鲁士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培养了一大批专业的技术工人,然后很快投入到了社会生产协作中去,所以德国的是第一个实现中产阶级化的国家。

新的教育体系很快培养一批专业的技术工人,这一套体系很快就让德国强大了起来,在此基础上,管理学,经济学,以及各个理论学科的专业理论人才的培养业逐渐大行其道,后来包括美国、英国很多国家都把这个体系列入。大家目前知道的像斯坦福等很多名校,都是后来才建立起来的。

  • 中国新学的开始

中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这个东西的呢?

如果去看民国历史的话,毛泽东在出韶山之前,读的是私塾。他年轻的时候,妈妈得了病,还曾经去拜过菩萨,一路磕头烧香,到山上捧了一把香灰回来,说喝了烧的香灰病就可以好了。

他的表兄跟他说你这个没啥用,你就在韶山这么一个小地方,闭目塞听,愚昧。然后鼓励并支持毛泽东读东山学堂,东山学堂就是当地的一个新式学堂。其实那个时候中国才开始刚有新学,而这个新学其实就是当时在欧美世界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的学科教育,它在中国的兴起也就是民国前后的事情。

这一套东西真正被普及、被推广是建国之后。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去姥姥家,在乡下还能看到墙上刷的扫除文盲的标语。大概在二三十年前的时候,中国的有一项核心任务还是扫除文盲,今天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因为九年的义务教育已经让大量的中国人具备了最基本的一个知识的素质。所以终归要感谢现行的这一套教育体系。

  • 过去十年,传统教育体系越发严重的困境

但当我们刚刚适应了这一套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互联网从93年民用化,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它从底层改变了整个社会经济的生产和结构以及人与人连接和协作的方式。

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你从学校毕业出来后找不到工作, 50后、60后、70后毕业之后还在包分配,所学专业还在讲对不对口。至少我在上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朋友都会问你学的这个专业对不对口,比如我是学历史的,对口就去国家图书馆当一个图书管理员,或者去大葆台汉墓守个墓,当个历史学者什么的,这是我的专业对口。

但事实上我现在在做互联网,做科技行业,你说对口吗?不对口。我去年回大学给师弟师妹们做分享,问他们有多少是计算机专业的,好多人举手,然后我问多少会node.js,基本没有人举手。又问多少人学市场营销的,一堆人举手,然后问多少会新媒体运营,也基本没有人举手。

这个世界在过去的十年时间发生了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可能在工业革命的时候,还给了我们大概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改变,但是今天没有。

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几年时间,在线教育越来越火,互联网的新知识平台越来越火,知识付费越来越火。所以说归根结底来讲的话,教育的本质在我看是这样几个点:

我想问问现场的朋友们,你大学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为了拿文凭吗?5年前的时候是OK的,我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很多老师同学跟我说,你拿清华大学的文凭,或者EMBA的文凭都可以给你涨工资。

今天来讲如果说我是一个小本科毕业,来白总公司面试,我的沟通、学习、执行能力非常强,旁边坐的是一个清华大学的EMBA。我们俩经过PK之后会聘请谁,我相信尤其是民营公司的负责人,他会聘能力强的那个人。

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一个观点:就是我们要去反思传统教育体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导致我们今天产生互联网教育创业,产生知识付费,知识分享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多的机会出现。因为这是民营企业的优势,根据市场,不断去调整我们的策略,及时迭代我们产品和服务,这是传统教育体系做不到的。

但大学还部分扮演着知识的总结、升华、沉淀和迭代的功能。其实今天很多大学包括最开始的大学扮演的就是这样的角色,大学并不是一个培养专业人才的地方。

刚才大家的调研已经验证,你们并没有被大学培养成一个人才,你们最终是把自己,是self-educated,教育成了一个在某方面专业的人。


每一次技术的变革驱动了知识服务体系本身的变革

基于刚才的分享,可以得出:每一次的技术变革其实都是在驱动教育本身的一个变革。我们往前看,最早可能是语言,语言发生之前人脑和人脑之间是不被联通的。大家去看前不久刊登的马斯克特别长的爆款文章,英文有两万多字,我在我自己的一个公号AI Insights上也翻译了一部分,它从单细胞生物开始,整个历数了人类处理和分享知识经验的这么一个过程。

其实人脑跟人脑之间最开始没有连接的,我们人脑具备信息处理能力大概是三四十万年前的事。我脑子里的东西可以传输给你,其实大概也就是六七万年的事,是语言的发生,语言的发生不能被记录,所以说知识的传播还是有问题的。后来就出现了文字,后来又出现印刷术,印刷术导致的结果是可以把一部分总结出来的经验,进行大规模的传播。

在古希腊时代,当时有一个全球最大的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唯一的目的就是“收集全世界的书”,实现“世界知识总汇”的梦想,大家知道那个图书馆有多少本图书吗?其实也就不过大几十万本左右,和今天的国图没法比。那就是人类知识的精华所在,就是最好的教育,最好的学校,但那会儿知识传播起来太困难,基本都是靠手抄,所以只有极少一部分人可以掌握。今天的话,搜索引擎都不讲了。你随便找一个门户网站上面的内容可能都比它多,但是在当时来讲也是一次颠覆性的变革。

真正的变化其实在工业革命之后,工业革命一方面是印刷术发生了本质变化,导致的结果是知识不再只掌握在一小部分人手里面,只要你能够认字,就可以看书,而书的印刷成本也极大降低,这是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但它还是有门槛,我记得至少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去汶川做调研,当地很多乡、村子,图书馆是没有的,去学校上学能学到的东西也还是有限的。

但过去这五、六年中国发生了很有意思的变化,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哪怕最偏远的村子里面,可能都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它就可以联网,有4G或者WIFI。所以互联网的发展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呢?是信息传播的成本在进一步的被大规模降低,导致的结果是信息开始对每一个人变得触手可及,这个时候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对信息进行筛选。

只要能上网,我们在网上搭建大量的知识平台,帮助大家生产知识,帮助大家去梳理管理知识,其实知识就可以让知识逐渐变得对所有人触手可及,真正加速解决传统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这是我跟我的合伙团队,经过两、三年的摸索得出的很大的一个心得。

人工智能就更有意思了,而且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必然的。

为什么是必然的?因为人类大脑用了将近几十万年的时间,从具备信息处理能力,然后到传播、迭代,用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但是电脑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就具备自己处理信息的能力,电脑和电脑之间可以传播信息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互联网一产生,电脑和电脑就可以跟电脑连接了。

而过去这二十多年年的时间,互联网在做数据得积累和算法能力上,到一定阶段的时候,电脑已经具备了自我处理信息的能力。照过去这30年的发展趋势,计算机处理和提炼信息的能力会越来越强,那它就具备了人类提炼、总结和迭代知识的能力。

比如说我掌握了很多东西,我跟田总交流,得给你讲几天几夜才能把这个东西传达给你。但是如果说机器具备了信息处理和提炼能力,知识的传播可以一瞬间完成。大家去看一本书,《科技之颠》,2016年评出一个十大突破之一叫做知识的分享型机器人,这个是非常可怕的,机器人在我家里学会了如何扫地,在王总家学会了如何割草洗碗,全世界比如说有一百万台机器人的话,如果他们具备了提炼、总结、迭代知识经验技能的能力,就可以把自己学会的东西瞬间传播,这一百万台机器人可以在一瞬间掌握彼此的技能,人类是绝对做不到的。

你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人脑没有芯片的话,我们一定会被机器人打败。因为你从生下来那一天就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能进行数据传播的速度是先天的优势,他们现在唯一不如我们的就是提炼、总结、迭代和反思信息的能力。

这里跟大家分享三个图,这是我去年做的,一直想写文章没写出来,今年第一次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图一:手工业时代的知识培养体系

大家可以看到知识的产生源头都是从社会经济活动开始,在手工业时代就是农耕、作坊和手工业,知识的生产者是工匠、长者和智者。传播方式就是这些工匠、长者和智者,把农耕、作坊、手工做成功的这些经验,归纳总结之后沉淀下来,沉淀下来的形式是经验,载体是手抄本,或者口述,像苏格拉底,一辈子一个字都没写。你听长者讲一段话,他就告诉你了。

再进一步传播方式就是讲授的方式,大多以学徒的方式。而知识传播的主体是什么?就是学院和作坊,这是手工业时代。他的特点是知识是高度集中,传播的方式是口口相传,而且知识是没有体系混合交叉的,迭代也非常缓慢,所以亚里士多德大家知道他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哲学家。今天谁还能办得到?办不到,因为量太大了。而且迭代非常快,因为那个时候还不怎么迭代,因为足够用了,也没有太大的革新。

再就是生产者和应用者是高度重合的,意思就是生产知识的人另一方面也是使用这些知识的人。

图二:大工业时代的知识运作体系

大家再看工业革命之后发生的变化,知识产生的源头还是社会经济活动,只不过发生了变化,是大工业生产,标准化分工和协作。而这个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呢?

知识开始需要被一部分专业的人进行提炼,这部分人就是学者和专家。他们把这些知识进行总结和升华,沉淀下来是什么呢?是学科体系和文章专著,这个大家肯定也很理解,上过大学,去过图书馆的都知道,这是个非常庞大的一个体系。载体是什么呢?书刊、报章和杂志。

它的最大的一个载体就是文字,通过出版、教育的体系进行传播。而传播的方式是通过讲授和阅读的方式,知识的传播主体其实就是学校和书店。比如我在上大学的时候,2007年到2011年,互联网还没有这么普及,或者说互联网上还没有这么多的知识。我当时想学一个东西,要么去书店自己看,我要么去报一个班听课,就这两种方式。我上初高中的时候只有QQ,门户网站,网上更没有这么多的知识。我当时如果想学一些学科外的东西,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去学校旁边的书店。

而它的迭代方式是在应用实践层面,如此循环,这个其实非常好理解,以前不是谁都可以出书的,但是今天很多人都可以去写书,很多人都可以成为自媒体的传播者,可以成为知识的一个生产者。

这是一个工业时代的变化。所以我们要去学校,要上大学,要去买专家写的书。获取知识的方式也还是比较单一。这个阶段的特点一个是知识的生产者以权威为中心,载体纸媒为主,体系宏大,迭代也还是很缓慢,但生产者与应用者开始分离了,出现了一批专家学者,专业的知识工作者。

图三:信息化时代的知识运作体系

再看信息时代的知识运作体系,知识的源头没有变化,还是社会经济活动。但是社会经济活动发生变化了,人们的分工协作开始变得去组织和去中心化了,而且知识的生产者从权威专家开始演化成了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知识的生产者了,大家现在开一个公众号,只要写的好都可以有人看,不管你是90后,还是00后,还是10后,只要写的出来都会有人看的。

我刚才也提到,不以资历和学历论,而以简历和见识论。包括我在招聘人的时候,是不看你的学历背景的,只要你的见识和能力OK就可以,学历变得不再重要了。

然后还是通过归纳和总结的方式,形式变得非常碎片化,变得去中心化,而且媒体形式也很多样起来,不再是刚才说的文本文字了,载体包括音频、视频、博客、论坛、纸媒,我们今天都知道的知乎、简书、百度阅读,包括在线教育的Coursera这些,维基百科,很多微博、微信有大量的公号,上面都有知识的沉淀,非常的丰富。

这就是过去这十年时间发生的变化。传播的方式发生变化了,出版和教育体系也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互联网的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成为知识领域传播的一个重要的载体。主体和方式也发生了变化,方式变成了以浏览、分享和检索为主。主体也发生了变化,在线课程,电子书,学术类搜索引擎,这个流程我就不讲了。

我想说一下特点,知识的生产变得去中心化,变成碎片化了,而且迭代非常迅速。可能昨天晚上苹果发了一个语言,就会有论坛博客的博主写出这个语言的用法,第二天就可以上这个论坛进行学习,但是传统是完全做不到的。而且生产者和应用者开始高度重合,大家发现又回到了手工业时代的特点。在座的各位你本身就可以是知识的生产者,也是应用者。


知识服务的未来趋势:让知识对任何人触手可及

我把传统的教育、培训、咨询、出版和人才服务这5个领域,称之为叫知识服务产业。因为你单讲教育、咨询、培训,其实都会被互联网发生很大的变革,而这些又都是跟知识相关的,在线教育不能概括,也容易从字面上产生歧义和误导。

很多人因为在线教育这个词,追着风口上来以为就是要把传统教育搬到线上就完了,所以我们看过去几年,死掉的大多是模式简单粗暴的。这里我几年前写过一篇文章,“教育已死,学习永生”,里面有仔细讲过。

而整个知识服务未来的发展,特点是什么?我列了4个关键词。

第一个叫做普惠化。其实刚才我举的例子,从最开始印刷术的普及,知识的整个服务就变得越来越普惠化,越来越民主化,技术的发展驱动整个知识运作体系越来越高效。第二个是数字化,这是毋庸置疑的。第三个是智能化,第四个是个性化。

让知识触手可及,即用即取,你不需要记忆很多东西,因为人脑比记忆能力肯定是比不过电脑了。至少在我看来,今天的得到和知乎live本身也是局限性的,也就是我们说的知识付费,它在生产大量的知识,这是整个知识服务数字化必然要经历的一个阶段。

但知识服务,是个高频需求,却不是个付费刚需。你随时都会产生获取知识的需求,但并不会因为有一天可能要开车自驾游路过溪口,而提前在知乎上看了一个蒋介石相关的live就花钱储备一下,你不会这样的。

但是当你开车走到的时候,就会想起来相关的问题,这个时候最好的服务应该是即用即取,触手可及的。所以是数字化、智能化、个性化,最后是要让知识对每一个人触手可及。


教育已死,学习永生

我在2014年底写过一篇文章《教育已死,学习永生》,我刚才讲的所有观点大多都在里面,任何一个搜索引擎,大家去搜,都可以搜到。

观点性的东西分享这些,还是想跟大家讲讲我对所谓在线教育和知识付费另一个层面思考吧,在座的各位很多人肯定都是在创业的,在选择自己的创业方向或者已经身在其中,我有一个建议,

所谓长跑,是要对你所从事的行业有超乎别人想象的信心,吃得了辛苦才能不断的去研究,不断去迭代,不断的关注前沿的技术。

为什么关注技术?因为技术的洞见非常重要。很多人懂技术,没有洞见,很多人有洞见没技术,二者缺一不可。只有有了洞见,才能知道技术未来的应用在哪儿。

所以为什么要关注人工智能?你不需要研究算法,我也不懂,但是我在研究。研究的原因是我要知道人工智能未来会让这个产业发生怎样的变化。你如果不关注技术的话,你正在研究怎么让马跑的更快的时候,发现汽车已经被发明出来了,这是颠覆性的创新。

为什么说是持久?去年3月,我们投资方之一国泰创投开CEO年会,请了陈春花教授过来讲课,主题为《如何面对不确定性》。当今世界确实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一不小心就被颠覆了,那怎么面对,陈老师的几个观点我很认同,分享给大家:

第一个观点就是不确定性是必然的,第二个观点叫做承认不确定性的存在,第三个叫做与不确定性共存,拥抱不确定性。昨天在机场买了一本清华管理评论,里面有一个陈老师的采访,其中提到说她在新希望集团三年做了好多次组织变革,后来有一个员工就问她说,咱们什么时候能告一段落,陈老师的回答是,没有告一段落的时候,这是一个不断持续的过程。

所以在这个时代最大的不变就是变化本身,变化是一定的。如果你创业是在追风口的话,在我看来,肯定会迷失掉。

最后,给大家一个建议:如果你在创业的话,持续去关注你感兴趣的领域,同时也要最广泛地去了解这世界各个领域最杰出的人都在做什么,取得什么新的成绩,他们都是在拓展人类认知边界的实践者,这样你才能比别人走的更远,走的更久。哪怕短期内看不到希望,也是正常的。这些都是该经历的,该积累的。所以说,每一个当下,都是未来的前奏,这是一个不断持续的过程。

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最后大家如果对墨加在做的事情感兴趣,可以现场体验下我们最近在力推的小程序,墨加口袋。

从我们的角度,创业以来,我们陆续推出面向新科技人群的知识推荐社区“墨加社区”,助力传统行业搭建知识问答和付费订阅平台的开源系统“twinkle”,以及刚刚提到的跨平台的智能知识助理“墨加口袋”。

目的是要构建一个最庞大、智能的知识大数据平台,像当年的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梦想一样,汇聚全世界的知识,打造人人可用的知识服务。不断通过应用新技术,创造新模式,实践我们“让知识对任何人触手可及”的使命,推进整个知识服务数字化、普惠化、智能化、个性化进程。



评论 2
写评论
提交
我在现场^_^
2017-8-16  |  回复 收起回复
确定回复
我也在
2017-8-16  |  回复 收起回复
确定回复
添加到资源集
+创建资源集
取消
确定
新建资源集 ×
标题:
描述:

返回
创建
用户名不正确!
下次自动登录
×
创建资源集目前仅对内测用户开放,点击获取内测权限。